咨询:027-50484648 400-003-4033

硬件圈“小苹果”如何炼成?

小苹果 用户习惯 硬件创业 智能硬件 移动互联网

新一代洗脑神曲《小苹果》火爆网络,掀起了一股全民翻唱、模仿和自发传播的浪潮。各版本MV层出不穷,网友对此形容称,“小苹果血洗各大网站,听到 根本停不下来”。记得在PICOOC的首款产品Latin智能秤刚问世时,有人就形容Latin身上洋溢着一股类似iPhone的苹果范儿。而在如今神曲 《小苹果》风靡之时,有人又将“小苹果”的标签贴给了Latin。

自去年底开售以来,Latin目前已经累积销售出数万台。另外,产品产生了相当强的用户黏性,每周的活跃用户能够达到66%。在国际超模何穗近日在 微博上晒Latin时,产品更是由小众科技圈完美渗透到高端时尚圈……“小苹果”的美誉正是来自Latin上述市场业绩上的喜人成果。

成果是对产品的认可,我们很欣慰。但笔者在此更想与同行分享下成功背后的秘诀,以及对整个智能硬件圈今后发展的观点。

时髦的硬件创业也是一项艰深的事业

有三大背景因素助推了此轮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一是宽带、WiFi和智能手机等基础设施的普及;二是开放手机平台催生的丰富手机第三方应用程序;三是新的算法和大数据技术的完善,使一些云端服务成为可能。

智能硬件创业几乎是搭载了上述三大因素,可谓天时地利。能搭载移动互联网的顺风车是很时髦,但跨界的领域越广,意味着创业的难度越大。涉及硬件的环 节,要和生产厂家、模具厂家、芯片供应商等多方合作,此外还有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等,很多都需要多个第三方公司的配合和支持,这与互联网迭代模式有很大 的不同,很多环节不是一个创业公司仅仅通过常规的内控手段就能完成的。

行业的水本身就很深,倘若再追究产品细节的话……

知乎上有人说乔布斯做很多事情都是靠直觉,并且结果证明都很准确。像这样的造神语录,可信吗?我更赞同的是像微信之父张小龙所说,如果经过一万小时 的有意识的朝某个方向的训练(比如对“自然”的反复思考和实际工作练习),并且是极为理性的思维和实践训练,是可以获得一些直觉的。

所以,你看到的繁荣场景——用户今天对苹果产品的声声尖叫,离不开乔布斯幕后呕心沥血的修炼:逻辑和情感的内化,以及禅宗的冥想。

这点我们深有感触。Latin秤体材质、传感器、表面玻璃、包括秤体中央的金属标识别……我们全都选用最优质的。记得秤体底壳纹理第一次出来时很细,没有质感且容易脏,于是我们不断更改模具蚀纹数次,花费很大的金钱和时间代价最终调整出最合适的模具纹理;

秤体底壳白色也是最难调的颜色,白色分偏红,偏青,偏黄很多种,我们要的是非常白的效果,略微偏暖色相的白色,同样无数次地调整色粉比例,配比精确到克,经过无数次打样最终得到现在的陶瓷感的白色。

智能硬件创业虽只是一场改造,但这场精雕细琢、“凤凰涅槃”式的艰深过程,其并不比创造过程的难度低多少。硬件创业还是一个马拉松,无论面对什么坎坷,今天得信念很坚定,明天同样坚定。

未来几年,硬件还要试哪些错?

既然是一门新兴的科技领域,不得不承认,无论资本市场或第三方数据是多么繁荣,智能硬件大部分还只是停留在概念阶段。微软张亚勤曾指出,可穿戴市场现在还处于一种试错阶段,4、5年后可能慢慢变成主流。

这意味着,前文所讲的可能只是眼前的一小部分艰深。未来困难还有一大波:

第一、技术环节起步阶段的“稚嫩”。比如,设备连接协议的多样化也使得设备之间的可连接性更强,未来发展将不仅仅局限于现在主流的蓝牙连接形式,也不会限制与与手机连接的单一形式。WIFI、NFC、声控技术、视线追踪技术等均将会越来越多地应用。

还有配合智能手表、手环的曲面柔性屏技术、可弯曲封装柔性基板还亟需提升。

仅拿其中的柔性屏举例,据悉除了三星电子和lgdisplay两家液晶面板厂外,目前柔性屏并不具备量产的条件,并且,较低的良品率也就会导致其产 品成本的提高,这让智能手表等情何以堪?再瞧瞧科技巨头Google Glass,两年过去了其依然没有量产,因为一个小小的发热问题还未解决。

第二、生态系统何时成型还是未知数。如今智能硬件行业不可避免地存在这样一个矛盾现象:产品形态的同质化与功能 特点上的毫无章法。尽管可穿戴在人体上的延展性很广,但你还是可以看到百八十家产品扎堆,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了手腕,不过到了具体功能上就混乱了,比 如仅仅手环,你可以既要带上健康手环,又要带上定位手环。

如此庞杂的局面在于其背后缺乏可一个生态系统的构建,从而使如今的可穿戴尤其是智能手环针对特定人群设计、功能上各自为战。

第三、关于用户习惯的培养。举一个例子,如今医生们诊疗必备的医疗用具听诊器这项19世纪里的的新玩意,现今看 来简单得理所当然,不过呢从它被发明到被医学界接受,最终获得广泛应用居然耗费了20年,时间之久令人匪夷所思。科技的每一次颠覆性创新迎来的必然是人类 学习成本的增加,所以请做好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除非你有腾讯和阿里这样的企业像支持打车软件一样不惜血本烧钱推动,否则请相信,颠覆性行为永远是个慢动 作。

PICOOC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炙手可热的手表、手环等产品,除了避开同质化的产品形态外,原因在于作为衡器的秤已拥有海量的利基市场需求,如此也能获得足够多的流量,建立一个规模够大的用户数据库。

放眼未来谈了上述这些隐忧,是因为我知道作为时尚潮流风的神曲《小苹果》终究会像一阵风流行过去,而一件优秀的产品终究是要需要有持久生命力,必须 去解决未来的层层问题。活在当下的话,意味着你可能只是在收割硬件的红利并不能走长远,就像有同行问我为何要跟百度云合作的问题。

在笔者看来,至少如今有两只苹果比“小苹果”更完美出色:第一只是乔布斯曾咬下的“苹果”,另一只是砸向牛顿头顶的苹果。所以现在和未来,我们还需要抛却浮躁,继续不断深耕智能硬件领域和产品才是立身之本。